您的位置 : 小说品牌网 > 现情 > 风雨潇潇独木桥

更新时间:2021-10-20 14:40:14

风雨潇潇独木桥

风雨潇潇独木桥 南梅 著

连载中 云心扬钱亦尘 讽刺小说 架空历史小说 王妃小说 星空小说

精选热书《风雨潇潇独木桥》是来自作者南梅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心扬钱亦尘,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在抗战时期的动荡岁月里,云心扬经历了家庭变故和感情变故双重打击,但她始终没有放弃与命运作斗争,反而乐观的继续努力。为自己的生活,为国家为民族的未来,云心扬要走出精彩人生路。

精彩章节试读:

“吉和号”客轮沿江而下,一路走走停停,就像巡视北伐战火刚刚烧过的长江两岸一般,时而昂首远望,时而俯首沉思,呜呜的汽笛声,似哀叹,似悲鸣,又似高歌。

公元1927年,北伐战争继续在南方各省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国民革命军兵分三路,由南向北挺进,一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一直打到长江边。

然而,战场上的顺利,并不能弥合思想上的分歧,一时间,暗流涌动,权力纷争突起,国民革命的胜利果实分裂成武汉国民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

局势突变,随之而来的是宁汉分分合合,国共翻脸决裂,谁都不知道风朝哪一个方向吹,北伐战争因此转向时断时续,甚至一度暂停。

混沌之中,各种势力合纵连横,雌雄对决。时局动荡不安,风云变幻莫测。历史默默地记录着时代的巨变,时代***挥毫,在神州大地上书写着新的壮烈诗篇。

战争的纷纷扰扰,让各个方向不同的道路上颠簸着四处投靠的行人。

云心扬和云意舒的人生际遇受制于时代变迁,平地再生波澜。危难时刻,她们做了一个对人生具有转折意义的重要选择,裹挟在形形***的人群中,告别祖祖辈辈世居的江边古城,前往远在大海边的心向往之的繁华之地,不知不觉中,卷入一个新时代的滚滚洪流。

客轮日夜兼程,两天以后,从长江转入黄浦江,旅客们吱吱喳喳,兴奋不已,以为上海到了。然而,黄浦江口不过是上海的边缘,离城市中心还有点儿远。

客轮晃晃悠悠,不紧不慢,在黄浦江上航行整整两个小时,才骄傲地再次鸣响汽笛,缓缓驶向十六铺码头,稳稳靠岸。上海终于到了!

一路翘首以盼,旅客们的心都有点儿累了。

云心扬和云意舒站在客轮的甲板上,静静地注视着黄浦江边的十里洋场。巍峨气派的西洋建筑,匆匆过往的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客运码头,从来没见过的大都市的繁华,一切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让她们不由得肃然起敬。

她们静悄悄地来了,就像一道移动的风景,突然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大都市里。时髦合体的学生裙装,垂齐腰际的乌黑顺滑的发辫,一个丰润甜美,一个清秀俏丽,长江的水给予她们白净的肤色,诗书和学识的熏陶,让她们浑身散发着超凡脱俗的青春朝气。

此时的上海,北伐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工人武装起义的震动渐渐平息,车马喧嚣的街景,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谁能想象得到这里刚刚经历的混乱和动荡,谁能想象得到血雨腥风和阴森恐怖并未销声匿迹。

就在不久之前,这里还枪林弹雨,岌岌可危。租界实施***封锁,很多路口被铁丝网封住,不能自由出入;英美法日意等国的部队,枕戈待旦,高度警戒,联手抵挡北伐军的进攻。

与此同时,汉口发生群众运动,收回租界;九江发生群众运动,收回租界;南京民众闯入一所教会大学,造成一位美籍人员被流弹击中。英美舰炮以此为借口,耀武扬威地从长江上往南京城发射炮弹,炸死炸伤很多平民。

战事一触即发的上海租界,却千回百转,最终安然无恙。

然而,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没有进入租界的北伐军调转枪口,武装起义的工人们遭到灭顶之灾!上海成为许多人闻之色变,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

多少人在惊恐中快速逃离,多少人还在藏匿中惊魂未定。然而,成千上万的不明真相的人已经纷至沓来,趋之若鹜,满怀期待地来到这一片享有治外法权的特殊之地,追寻新的生活和梦想。

云心扬和云意舒拎着沉重的行李箱,紧跟着如水般的客流,亦步亦趋地上了岸。

人群四面散去,像变魔术似的,瞬间就不见了。

她们一下子傻眼了,远游的过客,最害怕夕阳西下,人在天涯。她们呆呆地站在原地,眼巴巴地瞅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各自奔向自己的目的地,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惶恐和胆怯在她们的心里弥漫开来。就在她们茫然四顾之际,一辆黄包车跑过来,车夫主动招揽生意。

长年风里来雨里去,车夫面容沧桑。云心扬瞅了瞅他,没有推辞。傍晚时分,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她们最需要的就是在天黑之前,找到一家合适的旅馆安顿下来。

云心扬说:“我们要找一家旅馆。”

车夫说:“侬可晓得旅馆的名字?”

云心扬说:“只要合适都行。”

车夫为难地笑了一下,说:“小姐,上海的旅馆分甲乙丙三个等级,侬想住哪个等级的?”

云心扬说:“丙级的是不是很差?”

车夫说:“丙级的是不太好,大多在爱多亚路东新桥一带,两三角钱就可以住一个晚上。便宜是便宜,不适合侬这样的小姐住。”

云心扬点点头,心里很感激这位车夫的好意和耐心,继续问道:“乙级的旅馆要多少钱?”

车夫说:“乙级的一夜5角到3元钱不等。”

云心扬说:“我们就住一家乙级的旅馆。”

车夫说:“晓得了,那就去三马路吧。”

两个人没法坐同一辆车,她们等了一会,又来了另一辆黄包车,姐妹俩一人坐一辆,行李箱横放在脚边的拉杆上。一前一后,两位车夫拉着她们飞快地跑起来。他们先沿着江边一直跑着,然后往左一拐,又往西跑了一段很长的路,停在一家旅馆前。

“小姐,三马路到了。”车夫对云心扬说。

云心扬抬头,飞快地扫一眼前方,看见对面楼房的招牌上有“旅社”二字,放心了。

“多少钱,师傅?”她问道。

“一人两角,共四角。”

云心扬找来找去,没有找到零钱,给了他们一块大洋;车夫扒拉着找回一堆铜板,正好方便她们零用。

两人下车,拎起行李箱朝对面的旅社走去。暮色之中,华灯初上,刚刚在沪上流行的霓虹灯突然亮起,散发着亮丽绚烂的光芒,照耀着旅社高耸的大楼,气派时尚,美轮美奂。

云心扬和云意舒不约而同地停住了脚步,倒吸一口气。

云意舒警惕地说:“姐姐,这旅社是不是很贵啊?”

云心扬想了想,说:“进去看看再说吧。”

她们费力地拎着行李箱走了过去,刚到门口,服务生赶紧出来帮忙。门厅很温馨,前台很热情,她们紧张的心情放松了。

云心扬说:“我们需要一个房间住一晚,多少钱?”

前台礼貌地说:“你们要什么样的房间?”

云心扬说:“你们最便宜的房间是多少钱?”

前台说:“我们四块钱一个晚上的房间,带卫生间,现在打折半价,很合算的!”

云心扬不太明白什么是卫生间,心里盘算着,犹豫起来。

最后,好奇使她下定决心,她说:“我们就要两块钱的房间吧。”

前台说:“好的,请稍等。”

然后他麻利地给她们办理入住手续,并告诉她们,明天的早餐是免费的,12点之前退房,否则,要多收一天的住宿费。

两人点头表示明白,拿着钥匙,上楼。她们找到自己的房间号,打开房门,迎着暮色,看见地板上铺着地毯,深感惊奇。

她们怯生生地走进去,放下行旅箱,打开灯,关上门,立即感觉与世隔绝,自成一统,仿佛占山为王成寨主。房间里床铺被褥整整齐齐,明窗净几,环境雅致。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似脚不着地,如坠云里雾里。

房间里还有个小房间,这又让她们很惊奇。这大概就是卫生间吧。

两人小心翼翼地进去,摸索着打开灯。抽水马桶和淋浴器吸引了她们的目光。两人站在那里看来看去,云意舒随手拉了一下淋浴器的开关,刷的一声,水柱自天而降,淋在她们的头上,吓得她们叽哩哇啦地一阵乱叫,赶紧推回把手。

这时,传来敲门声,云心扬去开门,服务生送来了开水瓶和茶杯。

服务生看见她们的头发是湿的,像淋了雨,问道:“抽水马桶和淋浴器,你们会用吧?”

云意舒赶紧说:“你能教教我们吗?”

服务生走进卫生间,一边介绍一边示范。他说:“抽水马桶用完之后,按这个,就冲洗干净了;淋浴只要扳这个,蓝色表示凉水,红色表示热水,可以两边转动,调节水温。”

两人仔细看着,频频点头。她们不停地道谢,服务生微微鞠躬,谦逊地转身离去。

关上房门,云心扬和云意舒相视一笑,叹道:“好先进!长见识。”

两人坐在床上休息,紧张的心情渐渐舒缓过来。

云心扬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被子,说:“你看,很干净。”

云意舒看了看,说:“是挺干净的。两块钱虽然有点贵,但我们两个人住也合算。初来乍到,安全第一。”

云心扬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好奇地打量着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庆幸初来上海,平安落地,不用流落街头。

六月的时光,江南已是夏季,再过一段时间,梅雨季节就要来了。

云意舒说:“我有点渴了。”

云心扬说:“我也有点儿,晚上就喝点开水吧。天已经黑了,就不要出去了,明天早晨有免费早餐,再多吃点。”

云意舒说:“是,晚上出去不安全。在船上摇晃了两天多,胃口也没有了。”

云意舒倒了两杯开水,放在桌上凉着。

她们商量着明天的行动,想来想去,觉得住旅馆太贵了,应该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从长计议。她们又议论了一会时局,困乏了,很疲惫。

云意舒打了个哈欠,走到窗边,撩开窗帘朝外张望。

夜幕早已降临,夜色斑驳陆离,四周明暗不一,车马声依然喧闹,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各栋楼前高高地挂着的招牌一字排开,一个比一个明亮,晚间繁忙如白昼。

她不禁暗自感叹道:“这样的夜市,哪里还会有?”

她又打了个哈欠。

云心扬说:“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云意舒说:“管它几点,洗洗睡吧。”

云心扬附和道:“今天夜里好好地睡个安稳觉!”

两人洗漱一番,终于睡下。躺在这陌生而柔软的床上,偷得片刻的心安神宁,睡意沉沉,真的一夜好梦。

第二天早晨,两人从睡梦中醒来,天已经大亮。梳洗完毕,站在窗前向楼下看去,只见街头各色商店鳞次栉比,行人车辆已经来来往往,都市的忙碌比哪儿都开始得早,心情又莫名地紧张起来。

她们下楼去吃早餐,到了餐厅,被拦住。服务生告诉她们,每个房间只配一个人的免费早餐。两人很尴尬,云心扬让云意舒吃,自己上楼等待。

云意舒扫视一下餐厅,大致了解了这里的规矩,然后斯斯文文,把自己爱吃的都品尝一遍,感觉心满意足。吃完早餐,上楼,昨晚没吃,早晨又吃得有点急,她禁不住打起饱嗝。

云心扬开门,见妹妹打着饱隔进来,笑道:“味道不错吧?”

云意舒不好意思笑起来,说:“还行。”又补充道:“姐姐,你早点出去吃吧,昨晚都没吃,太饿了!”

云心扬收拾一下,拿了手提袋,说:“我这就出去。吃完早饭,我就直接去周边转转。你在这里等我,看好行李。”

云意舒说:“知道,放心吧!快点上来啊,12点之前要退房。”

云心扬说:“嗯嗯。”

云心扬开门出去,云意舒看着她下楼了,方才关上门。

云心扬来到一楼,看见前台坐在那里闲着没事,朝他点点头,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走出旅馆,她站在门口向两边张望,看看应该往哪边走。

忽然,她瞥见她们昨天下车的地方就是旅馆。她们下车时,只顾往前看,并没有注意到头顶上就有“旅社”两个字。看起来就跟这家旅馆不是一个档次了。大概昨天车夫把她们拉到那家旅馆门口,她们却进了另一家。

她自个儿笑起来,心想:“这大概就叫阴差阳错吧。”

她看着大清早的,不想那么早就跑到人家旅馆里去问这问那,所以决定先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她往另一个方向走,走着走着,走到拐角,看见有早餐店,就进去了。她要了一碗粥和两个蔬菜包子,细细品尝着,感觉跟家乡的味道不同。

吃完早点,她随意溜达,一边走一边看。她看见英文路牌,看见电车,看见教堂,看见巡捕、巡捕房……这一切是那么熟悉,因为老家也有那么一块租界。不过,老家的那“一里洋场”等级森严,偶然路过而已。

这一带是商业中心,各种店铺一家接一家,是各类文化产品的集聚地,报馆印书馆特别多。这时候,正是各大报纸经销商到报社来取报纸的时候,街道狭窄,人来车往,交通十分拥挤,街市的空气里充斥着浓郁的生意经。

渐渐地,她看出了门道,这里的街道呈东西南北交叉走向。东边靠近黄浦江,尽一色的西式洋楼,巍峨高大,不是洋行就是商行,进进出出的都非等闲之辈;往西,商铺店家越来越中国味,烟火气十足,各行各业,要有尽有。

太阳升得老高了,早晨的清凉散去,阳光灿烂。云心扬继续往前走,走过好几个街区,围着旅馆绕了一大圈,看见各式各样的民宅区,都有些老旧,封闭式,留有一个铁门进出,名叫某里某坊之类,统称里弄。她感觉这一带人员嘈杂,三教九流汇聚于此,并不是理想的居住地,就一直没有进去。

在回去的路上,有报童从身边经过,吆喝着:“卖报!卖报!”

云心扬感觉很新鲜,她不想空手而归,顺便买了一份《申报》。

回到下榻的旅馆,已近中午。

云意舒听见敲门声,赶紧开门,看见姐姐,松了口气,说:“姐姐,你终于回来了!退房还来得及吗?”

云心扬喘口气,答道:“这里住着还挺舒适,住几天再说吧。搬来搬去,很麻烦。”

云意舒点头表示同意,问道:“有什么收获吗?”

“有收获。”云心扬拿出报纸给她看。

两人在床上坐下来,云心扬简单地述说了一遍她的所见所闻。

云意舒说:“下午你休息,我出去转转。”

云心扬说:“我是往南边去的,你换个方向,往北边去看看。”

“好好。”云意舒答道,一边站起身。

“午饭你就在外面吃。”云心扬说,“回来的时候,随便给我带点什么。”

“知道了。”云意舒拿了手提袋,出去了。

云心扬送她出门,叮嘱道:“路上看着车。早点回来!”

云意舒嗯嗯答应着,下楼去了。

云心扬关上门,重又坐到床上,她随手拿起报纸,叹道:“这报纸真厚!”

此时的《申报》20个对开版,可以消磨很多时间。

云心扬从前到后大致翻阅了一下,觉得上海的报纸有高度、有深度、有广度,既报道评论政经时事,也关切记载日常生活,内容五花八门,风格雅俗共赏,篇幅有长有短,事无巨细,都能娓娓道来,令人大开眼界。

首先,她重点关注了广告页面,她看到了大学招生启事,心中一阵惊喜,觉得报纸上的广告才靠谱,认真细读起来。

这一面刊载了好几所大学的广告,没有她久闻大名的交通大学和圣约翰大学。各个大学招生启事的内容都差不多,主要介绍学校的办学条件、师资力量、招生专业、答案时间、学校位置等等。其中有一条特别引人关注,那就是,几所大学同时开放校禁,第一次招收女生,允许男女同校,这时国民政府成立后的新风气新时尚。

云心扬的心中升起一丝希望。

然后她又翻到首页。头版头条,日本侵略山东!报道中详细介绍了日本在到达青岛之后的所作所为,反映了国民政府的态度,以及上海民众的反应及应对措施。

读着这些激昂的文字,云心扬心潮澎湃,深刻地感受到国家衰弱,民族危难!带着沉重的心情,她翻到第二面,接着往后看……一直看到明星轶事、花边新闻,忍俊不禁,才暂时忘记了前面的烦恼。

“读报纸真像读百科全书。”她想,“以前从来没有发现报纸这么有趣!”

云心扬翻到教育版,看到一篇批评大学教育的文章,讽刺有些私立大学只注重经济效益,教学设施简陋,教学质量不佳,成了“文凭工厂”。文章讲了一个学生因为经济困难,如何在学校艰难度日的故事……

她正兴致勃勃地看着,传来了敲门声,她起身去开门。

云意舒回来了,她热乎乎地走进来,浑身都有点出汗了。

“太阳还挺厉害的。”她说。

“现在已经是夏天。”云心扬说,随即又问道:“有什么新发现吗?”

云意舒点点头,说:“往北有条南京路,很繁华。我也去里弄里看了看。哎呀,围墙之内,生活气息好浓啊!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吃喝拉撒、小商小贩,要有尽有。家家户户住着两三层的楼房,晒洗的衣物晾在半空,有的门口还放着马桶。怪不得叫里弄,大概就是琐碎的生活关在里面弄。”

“上海的住宅跟别的地方完全不同,但老百姓的生活是一模一样的。”云心扬总结道,“这大概就是四面八方的人都往上海来,最后大家却能融合到一起的原因吧。”

云意舒说:“去里弄里逛逛,就知道房子该怎么找了。多问问,总会找到的。”

云心扬点点头,问道:“你吃饭了吗?”

云意舒摇摇头,答道:“没吃。我买了两个饼,一人一个,将就一下。”

云心扬看看窗外,说:“好。”

她拿起报纸,又说:“这报纸上有大学招生启事。”

她把广告页抽出来,递给云意舒看。

云意舒接过报纸,坐在床上,逐一细读,笑道:“看起来都不错,不知道是否进得去。”

云心扬又把教育版那篇批评私立大学教学质量的文章挑出来,说:“你再看看这篇文章,批评私立大学的。报纸真有趣,一会唱红脸,一会儿唱白脸。”

云意舒看了几行,苦笑一声,说:“先前只担心大学进不去,现在还要担心进去了发现大学不好!”

云心扬说:“我准备明天到学校去看看,实地考察一番。现在学校应该还没放假,可以跟学生打听打听情况。”

“你准备去哪一所大学?”云意舒问道。

“先去国立交通大学和圣约翰大学去看看,然后再看别的大学。”云心扬说。

“我们都没有中学毕业证,”云意舒说,“这两所大学估计报考都不让报考。”

云心扬笑道:“满足一下好奇心。既然来了,看都不去看一下,感觉过意不去。”

云意舒鼓励道:“那你就去吧。”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架空历史小说
  3. 王妃小说
  4. 星空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腹黑总裁恋上替身女

    作者:心静如蓝

    现情小说

  • 女总裁的超级奶爸
    女总裁的超级奶爸

    作者:雨辰

    都市小说

  • 弓神怒
    弓神怒

    作者:花神剑

    玄幻小说

  • 永恒圣祖
    永恒圣祖

    作者:燕灵仙君

    玄幻小说

  • 把酒话桑竹
    把酒话桑竹

    作者:禾禾

    古言小说

  •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总裁的专属设计师

    作者:妖倾墨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