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品牌网 > 仙侠 > 仙剑奇葩传2

更新时间:2020-05-27 10:32:28

仙剑奇葩传2

仙剑奇葩传2 佚名 著

连载中 巫歌巫瑶 宫斗小说 种田小说 百合小说 抗战小说

高质量小说《仙剑奇葩传2》是来自作者佚名最新创作的仙侠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巫歌巫瑶,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昭和年间,巫山神巫世家,丢失十年的孤女被找回。自小被人间平凡人家养大的巫歌为了在神巫世家中站稳脚跟,拼死修炼,让自己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八年后,为了成人礼,她决定去遥远的琼海森林捉拿旱魃。在妖魔滋生的森林中,巫歌救下了一位少女青兮。相处间,巫歌渐渐发现,这位少女是琼海森林失踪的妖王,她的真实性别竟然是——男子。正值求偶期的青兮,遇到了自己心仪的雌性,恨不得把一颗心挖出来送给巫歌。但是巫歌只觉得他胡搅蛮缠,对他非常厌恶……

精彩章节试读:

巫歌小时候住在山脚下的小村庄内。闲暇时,她站在田埂上遥遥远望,偶尔可以看到山路上飞奔的马车。黄昏的夕阳在天地间镀了一层金粉,远处群山如同剪影。

那山名叫巫山,有十二峰,险峻秀丽。传说巫山上住着神女,高不可攀又法力无边,可以杀死世间一切妖魔。那些披着流纱的马车就是神女的座驾,来往俗世与巫山山巅之间。

如普通的小女孩一样,巫歌对巫山神女一直充满了憧憬,那美貌的神女到底是什么模样,又是如何高不可攀?见到她老人家,是不是就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可见她那时候就是个“吃货”的好苗子。

巫歌那会儿还没有资格姓巫,只有个小名叫明月儿,爹娘都是老实巴交的村民,共有七个儿女。她排在中间,不得爹娘喜爱,经常不能吃饱穿暖,靠忽悠自己兄弟姐妹才得以茁壮成长。

就在她越发茁壮的某一日,那坠满流纱的马车居然停在了父母那小小茅屋的门口。

车上下来一人,云鬓高耸,纱衣飘逸,身姿婀娜窈窕。在山村中的人眼里,这就是仙宫下凡的仙子。

美人告诉巫歌的父母,巫歌是走失了十年的巫家小姐,前几日巫家大巫占卜才发现了她的下落。今日她奉命而来,接三小姐回去认祖归宗。

巫歌站在兄弟姐妹中,狠狠地凸显了一次存在感,被大家的目光射成了筛子。父母呆呆地看着那位美人,一时连话都不会说了。他们呆呆地收下美人的金银,又呆呆地把巫歌交给了她,虽然表情呆滞,但动作毫不拖泥带水。

巫歌回头看着他们,但他们低头看着手中的金银。她又惊又怒,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没蹦出来。直到美人将她抱上马车,她也没想好应该怎么跟父母告别,这让她非常沮丧。

马车内十分宽敞,描金画银,角落还放了一个香炉,清雅袭人。

美人自称紫荼,是她的侍女,对她恭敬非常。这一刻,巫歌才后知后觉地明白,自己身上上演了一场“狗血”大戏。父母并不是亲生父母,兄弟姐妹也不是真正的兄弟姐妹。

这个认知让她非常惶恐,而且深感无法承受。

正在她寻思着自己应该以头抢地好还是号啕大哭好,忽然感到马车一震,流纱外的景物迅速变小。金色的田地变成了豆腐块,波光粼粼的大河犹如一条发光的缎带。远处奇山峻岭,山体秀丽非常,云雾蒙蒙的,如烟如雨。

“那是巫山神女峰。”紫荼说道,“您的家就在那里。”

巫歌瞪大了眼睛,贪婪地看着这一切。她的心在这一刻全部被这样壮丽奇美的景色吸引,至于哭天抢地什么的,一边去吧。

马车在空中飞行了大约半个时辰,扬着轻纱在一座山峰前降落。美人将巫歌扶下来,上前去拍那巨大的门。

巫歌无法形容这扇门的巍峨与古朴,那飞翘的三层屋檐上立着高高的脊兽,下面悬挂着一串串护花铃,微风吹过,叮叮作响。当大门缓缓打开,露出门内的景致时,巫歌早已无法呼吸。

绿树葱葱,奇花烂漫,九曲回廊在眼前徐徐展开。身穿白衣的侍女和身穿灰衣的仆从依次行礼,那景象震撼难言。

美人牵着巫歌的手,昂着头一路走过,长长的裙摆如波浪。巫歌一路上左顾右盼,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等到了一处最巍峨的大殿,爬了不知多少级阶梯,巫歌看到主位上坐着一位老人,头发花白,一双眼眸犹如鹰隼。

那老人气场太强,是巫歌平生仅见,带着上位者的气势与杀伐果决的冷酷。巫歌浑身开始发抖,如果她再大一些,就会这知道这是名为“恐惧”的情绪,但那个时候她什么也不懂,只知道自己厌恶这种眼神,但又不肯示弱,于是硬撑着跟老人对视。

身旁的美貌侍女低下头,卑微得像一粒尘埃:“禀报大巫,三小姐带到。”

这句话打消了巫歌决定瞪着眼和老人对视到天荒地老的决心。老人垂下眼帘,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多少年没有人敢与老夫对视了。”他侧了侧身子,说,“宣儿,这就是你的三妹。”

巫歌这才发现左边阴影处站了一个少年,比她大不了几岁,穿了一身暗色长衣,半张脸隐在黑暗里,半张脸暴露在阳光中。巫歌一看到那少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妈呀!这小哥真比村里的村花还要漂亮!

少年的眉目和老人有几分相似,身姿挺拔,如芝兰玉树一般。但神态中的冷淡是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了的。他只是斜着眼睛瞟了巫歌一眼,像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老者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巫歌被口水呛了一下:“我、我叫明月儿。”

“从今以后,你姓巫,赐名歌。”

于是明月儿正式改名叫巫歌了。她不太喜欢这个名字,总觉得像个爷们儿。明月儿多么宛转悠扬,一听就很有美感。而且她这个时候还没弄懂这老头到底跟她是什么关系。说是亲爷爷吧,但传说中的孺慕之情她完全没感觉到;要说是老爷、主子,他对她却又不像对下人那样高高在上。

改过名字后,殿内一片寂静。巫歌不知道这两位还有什么安排,突然听到殿外传来轻快又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穿百花长裙的少女跑进来,长发及腰,身姿非常妙曼。巫歌眼睛又瞪圆了,又是一个比村花还美的美人。

那小姑娘娇滴滴地道:“对不起,爷爷、宣哥哥,我来迟了。”

老人像是换了一张脸孔,整个人都柔和下来:“来了就好。瑶儿,这就是你三妹。”

少女用团扇遮住半张脸,像一只猫围着巫歌绕圈:“这就是三妹妹呀,怎么灰头土脸的?啊,她身上好臭!”

巫歌眼睛一瞪,紫荼道:“二小姐,奴婢才将三小姐接回来,还没来得及梳洗。”

“讨厌。”少女的杏眼闪过一丝轻蔑,扭头向老人跑去,“爷爷,她这么脏,才不是我妹妹呢。”

老者笑着摸了摸少女乌黑的发,似乎在低声劝慰着什么。巫歌自小脸皮厚度堪比城墙,对于所谓的姐姐的攻击完全不放在心上。

她觉得无聊,干脆东张西望起来,谁知正对上那名叫“宣”的少年一双黑沉沉的眼眸,虽然明亮,但是她读不出任何情绪。

巫歌默默地想:这两位跟之前那群兄弟姐妹,真不是一个画风的呀。

后来巫歌知道,那老人真是她外公,是巫家家主,天地间唯一的大巫——巫战。

说起巫战,谁人不知巫山神巫世家。

神巫世家地处巫山,富可敌国,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拥有世间独一无二的净化之力。和三大仙宫不同的是,巫山神巫以血缘为纽带。传说他们的祖先是洪荒中十巫之一,血脉纯净者,在修行上事半功倍。

巫战共有两儿一女,在十年前都战死了,只剩下长子之子巫宣,次子之女巫瑶,再加上她——三女之女巫歌。

听旁人说,她的亲生母亲名叫巫莫语,是巫战的掌上明珠,可是生下她没多久就遭遇了一场灾难,从此香消玉殒。

那天正是她满月,传说夜晚天空中有两个月亮,犹如两颗巨大的眼珠瞪视天下凡人。漫天的雪白蝙蝠,层层叠叠犹如雪花,遮蔽了大半天空,妖气如烟海,几乎驱散了巫山万年不散的云雾。

六翼的妖王自空中飞过,狐妖、鬼车、玄蜂、蛊雕紧随其后,地面则爬满了鬼藤与猛兽,它们对神巫世家发起了猛攻。

在这场战役中,巫战的三个子女全部战死,并分家一百多人,巫歌就是那时候失踪的,可在这残酷的伤亡面前,她的失踪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好在巫家最终惨胜,擒住了妖王,折断它的羽翼,锁住它的四肢,把它镇压在家族禁地,让它世世代代承受烈焰焚烧之苦,有它震慑群妖才换来这十年的太平。

这在巫歌听来,就像是遥远的传说,所以她只是听听就好。在那个春日的黄昏,她第一次踏入神巫世家,见过这世上与她血脉相连的三个人,她只是感慨这群人的画风如此高大上,还没有来得及思索更深层的东西。

当巫歌感慨完毕,大巫也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巫歌与那名叫紫荼的侍女退下,并来到自己今后的住所——莫语阁。

莫语阁,就是当年巫莫语的住所。光看格局和布置,就知道大巫极其疼爱女儿,每一样都极致精致,和巫歌之前住的十人大通铺不可比。

作为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姑,巫歌双眼发直,呼吸急促,在这个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奢华数倍的地方疯狂转悠,恨不得把所有东西摸个遍。直到她逛累了,这才拿起一套妆奁把玩。

“这是小姐昔年心爱之物。”紫荼道。

巫歌来了兴致,打开妆奁仔细查看。她看到层层叠叠的小抽屉里摆放着各种胭脂和口脂,还有一面小镜子。她把妆奁拿起来,嗅到胭脂浓烈的香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所以在以后的几年,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娘是个浓妆艳抹、香气袭人的大小姐,这形象和之前的养母完全相反。但是娘的形象并不重要,所谓娘,应该是温柔、包容以及全心全意地爱着她的人。

可惜她再也感受不到了。

看过莫语阁,天色已晚,巫歌去浴池梳洗,紫荼很认真地把她全身上下仔仔细细搓了一遍,让那张脏兮兮的脸重见天日。可是奇怪的是,紫荼在见到她真容的那一刻居然倒抽一口气,满脸的不可思议。

巫歌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郁闷。她从来不觉得自己丑,但一个人看着自己露出见鬼的表情,实在有损她的自尊。

紫荼很快回过神,给她换上精致华美的睡袍,又服侍她睡下。巫歌躺在香香软软的大床上,内心汹涌澎湃,过了好久才勉强睡着。

到了第二天卯时,她被紫荼叫醒,开始梳妆打扮。

紫荼帮她换上一件纱衣,也不知道是什么料子制成的,冰凉丝滑,好似一片云雾。巫歌及腰的长发披散下来,紫荼取了一半乌发,在她脑后绾起一个发髻,并用朱红色的发带固定,发带底部则缀着同色的珊瑚珠。

巫歌看着镜中的自己,黑的发,红的发带,衣袂纷飞的白色纱衣,色彩分明的色块在瞳孔中留下斑驳的影子。这身打扮完全可以去竞争村花的宝座啊!

她抱着镜子欣赏了很久才在紫荼的催促下,前去正厅用早饭。

与普通家庭一样,巫家人喜欢一起用饭。当巫歌走到正厅时,大巫、巫宣和巫瑶已经坐好,见到巫歌进来,叱咤风云一百年的大巫居然失手打翻了汤碗。那一刻,他仿佛极为悲伤,又极为愤怒,那表情太过复杂,超过了巫歌的理解能力。

巫歌心惊胆战地看着大巫扭曲的面部表情,好在他很快平静下来,示意巫歌入座,打消了她跑出去叫大夫的想法。巫歌老老实实地在紫荼的引领下坐在巫宣和巫瑶对面。这个位置实在让她胃疼,巫宣那个眼睛长在天上的家伙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她了一眼,接着还看了她一眼,乌沉沉的双眼像一把钩子。

巫瑶更是恨不得把眼珠子粘到她脸上,脸上的表情也是扭曲半天,终于冒出一句:“今天洗干净,比昨日顺眼多了。”

这是在夸她吗?昨天紫荼和她絮叨了很久,教育她时刻要有礼貌,于是巫歌点点头:“那谢谢啊。”

巫瑶脸色一阵青白,原以为这妹妹什么都不懂,谁知道呛人的水平倒是不低。她挑了挑眉:“以后可得记住,我们巫家可不是你之前生活的乡野之地,要时刻保持仪态。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尽可以来问我。”

她表现出一副大度模样,在大巫面前好好表现了一番。巫歌仔细想了想,很诚实地道:“谢谢二姐,早上紫荼说我的衣服首饰不够,可以问你要吗?”

巫瑶还没修行到家,这会儿一听,立刻脸色一僵:“你……”

巫歌一脸无辜:“啊,抱歉,如果姐姐不愿给我,我不要就是了。”

“巫歌!”巫瑶还想说什么,可是旁边的巫宣看了她一眼。

烛光映在少年光洁的脸上,使得他整个人散发出了一种釉质的光彩:“二妹。”

巫瑶撇了撇嘴,似乎非常不甘,却很听巫宣的话,垂着脑袋不出声了。

斗嘴暂时停止,大巫示意大家动筷,自己则还有些神思恍惚。巫宣和巫瑶纷纷拿起筷子,开始用饭。在巫歌看来,大小姐和大公子吃饭,秀气得像在绣花,这让她很是着急。她非常希望这时候有人跳起来拿着盘子舔,这样她就可以入乡随俗,跟着他一起舔了。

但是现实总是骨感的。巫歌极力克制着自己没有端起面前只剩酱汁的盘子舔,终于吃完她人生中最文雅的一顿饭。巫瑶还是一脸抑郁,巫宣依然“面瘫”。大巫似乎胃口不好,从头到尾只喝了一碗汤,沉默了一会儿,对巫歌道:“用过饭,你去文初阁学习术法。”

巫歌一怔。文初阁?那是什么地方?

不等巫歌回应,大巫又对巫瑶道:“宣儿一会儿要随我历练,巫歌就由你来照顾。”

巫瑶非常不情愿,但祖父要求,她不好拒绝,只好违心地答应。

大巫满意地点点头,又对紫荼道?:“紫荼,三日之内,教会她规矩。”

紫荼没骨头似的跪下了:“是,大巫。”

随后大巫留下巫宣,摆摆手让两姐妹退下。巫瑶和巫歌一前一后走出院子,巫瑶的眼神立刻褪去了天真甜美,充满了轻蔑和厌恶?:“以后紫荼会带你去学堂。不要给我惹事,更不准和我说话!”

不要和她说话?巫歌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遵从了她的意愿,直接转身走了,只留下巫瑶面色铁青。她这样尊重姐姐的意见,连自己都被感动了,她真是一个善良的人呀。

随后紫荼拉出昨天那辆马车,载着巫歌腾空飞起,往文初阁而去。

文初阁在巫山十二峰中的朝云峰上,是一个巨大的凉亭,四周挂有竹帘,日头太盛时就将竹帘放下,遮住外界的云海与阳光。巫歌到达时,看到文初阁四周奇花遍野,远处就是茫茫云海。文初阁内竹帘还未放下,能看到里面坐满了同龄的少年少女。

“那是分家的子弟。”紫荼在她耳边轻声道,“他们既是您的兄弟姐妹,又是您的属下。”

巫歌特别疑惑:“属下?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以您的意志为意志的存在,他们将是您在巫家最初的势力。”

“哦……”巫歌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照这么说,这属下应该跟村长儿子手底下的狗腿子一样吧。而且他们都是一身华服,举止文雅,看起来应该是非常了不得的狗腿子呢。

紫荼掀开竹帘,请巫歌进去。她充满好奇地踏入文初阁,立刻收获各式各样的眼神。这些眼神让她略感不适,便低着头看着地面。

巫瑶就坐在第一排正中央,此刻看到巫歌,对身边两位少女使了一个眼色。那是一对双胞胎,一人穿红衣,一人穿蓝衣,都来自巫山十二峰中的集仙峰,是巫瑶的左膀右臂。

巫歌自然看到了巫瑶,但想起刚才二姐的吩咐,只好低着头装没看到。巫瑶猫眼微微眯起,她身边那位穿红衣的少女立刻惊呼道?:“您就是三小姐吧?二小姐坐在这里,您为何不理会?我们巫家最重视礼法了,您这样,实在有失风度。”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让所有人都听到了。巫歌脚步一顿,有些诧异。这女孩一看就是巫瑶身边的狗腿子,可自己一直在听从巫瑶“不要和她说话”的要求,这狗腿子怎么突然向她发难?

于是巫歌一脸无辜:“我知道啊,可是二姐姐刚刚吩咐过,在学堂不准和她说话。”她这么一说,周围围观的分家子弟各个神色迥异。

巫瑶脸色一僵,根本想不到这丫头居然诚实得令人发指。但她很快冷静下来,柔声道:“妹妹误会了,我何时说过那样的话……”

巫歌更是无辜:“就在大巫的院落里,紫荼也听到了。是不是,紫荼?”

紫荼一愣,弓着身子不敢言语。巫瑶身边另一个穿蓝衣的双胞胎少女道:“就算说了又怎么样,三小姐怎么连玩笑话都分不清?谁不知道二小姐心地善良,您这样,实在是伤了二小姐的心。”

这应该就是巫瑶身边的狗腿子二号了。

狗腿子二号这么一说,巫歌算是看出来了,她这二姐似乎对她天生带着敌意。她明明这么恭敬,感谢和抱歉都是发自肺腑的,可巫瑶硬是理解出了别的意思。

在她小时候,她曾听村里唯一一位秀才说过,大户人家没事就喜欢斗,因为他们都在家里斗,所以这种斗争称为“宅斗”。

至于为什么斗,一般都是大家小姐吃饱了撑着没事儿干,毫无人生追求,非得和亲人分个高下。宅斗的奥义是“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共分为语言挤对、设计陷害以及鱼死网破三个阶段。

今天看来是第一阶段。如此说来,她这个姐姐实在太没追求。

巫歌继续保持无辜的表情:“可是,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非常严肃,根本看不出开玩笑的样子啊。请问你们两位是怎么分辨二姐姐什么时候是开玩笑,什么时候不是开玩笑的呢?”

蓝衣少女立刻语塞。巫瑶终于忍不住,冷语道:“巫歌,你要胡搅蛮缠到什么时候?”

巫歌声音发抖:“二姐姐,我又怎么了?是你不让我和你说话的,我就乖乖听了。可刚才你的两位狗……哦,是两位姐妹却向我发难。可怜我从小流落在外,没有见过亲人,好不容易认祖归宗了,就连亲姐姐也嫌弃我。总之,都是我的错,请姐姐不要生气了。”

周围围观的少年男女们脸上的神色更古怪了。巫瑶肺都要气炸了,她真是从没见过这种人!巫歌满脸都写着“我好无辜,我什么都没干过”,偏偏让人无法反驳!巫瑶从小出身高贵,又天资聪颖,谁见了她不是毕恭毕敬!现在突然蹦出来一个三妹妹,不仅不尊敬她,还处处和她作对,真是不可忍受!

巫家向来以武为尊,谈话到这里就没有必要了。巫瑶神色阴冷,猛地起身,手中爆开蓝色的光芒?:“三妹妹,你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此话一出,整个文初阁一片哗然。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种田小说
  3. 百合小说
  4. 抗战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