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品牌网 > 奇幻 > 魅都:魅蓝之卷

更新时间:2020-05-29 09:55:29

魅都:魅蓝之卷

魅都:魅蓝之卷 子夜初 著

连载中 莫颜穆青 神怪小说 未来小说 探险小说 a小说

专为书荒朋友们带来的魅都:魅蓝之卷讲述了莫颜穆青之间一系列的故事,作者子夜初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异能少女齐莫颜新近成为了魅都心理诊所的的主治医生。这是一间奇怪的诊所,进出的客人充满了新奇和趣味:有妖狐,怪鱼,吸血鬼……莫颜认得了101区最年轻的黄金猎魔人穆青和他的搭档——雪橇犬阿彻……从此开始笑与泪的奇特生活。故事温暖感人,却也处处透露希望与欢乐。

精彩章节试读:

整个下午,莫颜都感到有些昏昏欲睡。

坐在诊疗室里的黑色倾听椅上,可以透过270度全景玻璃观察到对面大厦墙壁上在随日光变化而缓慢移动的灰黑色投影。一只尘嚣精正藏身于阴影之中,艰难并迟缓地沿着墙壁移动身体,以免午后略微强烈的阳光照射使它立刻丧命。

想必是修行尚浅,非但通体透明而且连这种阴天的白光都害怕。比起那些正在半空中自在翱翔,翻身打滚乐不可支的露水精灵来说,这些小魔物要生存实在太艰难了。

她抬手将额前的头发略朝后拢,日光照亮她那双清澈如水的眼和光洁饱满的额。

这位表面上看来正在认真倾听病人叙述的女性心理医生,其实大脑已处于超低速运转的状态。注意力完全被那只半空中类水母状的露水精吸引住,看那东西带着一串小露珠在半空云朵间飞行穿梭飘舞,不失为一种视觉享受。

“我真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了。”躺在柔软舒适安睡床上的病人继续用不大流利的中文絮絮地倾诉着:“大庭广众之下,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简直就是施暴……唉,我真是太可怜了。”

俊美少年纤弱的身体因为用力抽泣而不断地上下起伏,诊所上个礼拜才通过电话订购送来的崭新的小牛皮椅在他身下同频率地抖瑟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安睡椅旁的倾听椅上,身着标准OL套装的心理医生终于回过神来,保持端正坐姿的同时调整了一下肩膀的位置,从膝盖上的纸巾盒里抽出数张纸巾向少年递了过去,柔声安慰道:“浩尔,还是讲日文吧,那样会让你更放松一些。”

“谢谢你,莫医生。”少年用纸巾捏住鼻子,继续用那婴儿般声音说道:“噢,我真是快要疯了,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莫颜,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嗯……”这位莫医生稍稍偏了偏脑袋,似是需要略作思考,旋即给出了专业建议道:“通常能够进入娱乐圈的人,神经极限总比普通人类要高那么一点点,”她用左手食指和拇指比出一个不足5MM的示意距离,继续说着:“更何况你们九尾兽的神经极限比人类又要高那么一点点……”

“莫颜——”名叫浩尔的九尾兽一把夺过正被那位无节操的心理医生抓在手里的一条红色尾巴,用力掖回身后,同时狠狠瞪了她一眼。

莫颜朝着这可怜的病人耸肩微笑,将膝盖上的纸巾盒放在左手边的玻璃茶几上,从一旁的果盘里拿了个红苹果,抛起来掂了掂。

“浩尔,你的歌迷很爱你,只是表达的方式有些过激。这是你必须承受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想得到的东西付出代价。”她的手肘交错架在膝盖上,身体微微倾向化身少年的妖兽,将红彤彤的苹果像个魔咒一样的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你可是每次出场费都不低于六位数,被抱一下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卖笑加卖身……”少年碧绿的眼中闪出光来,双手紧紧抓牢那摇晃不定的红苹果,用力一口咬了下去。苹果发出清脆的***声,立刻被咬出一大块清晰可见的纯白伤口。

苹果,这种看似普通且并不昂贵的水果,同某种廉价的豆制品一样可以成为捕捉九尾兽的诱饵,或是安抚其情绪的良药。

其实制服妖兽所需的工具一般都极其普通,比如阳光,药店里的雄黄,纯银制器,或者庙门口四处可以买到的廉价黄符等等。不过这些东西最好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间名为“魅都”的心理诊所。不然这间诊所可能要因此面临关门大吉,莫颜则会因此失业,甚至落到一贫如洗的地步。

趁着莫颜走神的间隙,浩尔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将果盘里的苹果吃了个大半。两排雪白尖锐的牙齿像是一部高速运转的除草机,迅速将苹果的体积缩小到手指粗细。

这位看似可怜的化身为十六岁日本视觉系摇滚歌手的九尾兽,实际上刚在上个礼拜的日本歌手首富榜荣登季军宝座。真要说可怜,每个月必须要为房租、水电、物业管理费、秘书薪水以及每况愈下的感冒状况发愁的女心理医生才真的要可怜多了。

这年头,善于变幻的妖兽们的谋生能力显然比人类强了太多。

就在浩尔偷食第五个苹果,而莫颜也全然没有注意的时刻,手边透明玻璃茶几上的蓝色机器猫闹钟被电击似地发疯摆动起来。哆啦A梦的一根胡须指向三点半,整整两个小时的诊疗时间过去了。

“我看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河村还在外面等着你呢。”莫颜拿起膝盖上的黑色皮革笔记本站了起来,伸手抚摸了一下九尾兽那一头樱木花道似的标志性红发,俯身在他额前轻轻一吻。

确定读取到的少年的思绪片断中再没有怨愤的杂念,并且已经被安抚得像小猫一样顺从之后,莫颜才放心地踩着高跟鞋回到办公桌前,将记录笔记本放回到桌面文件架上。当她再次转身的时候,那本来躺在安睡床上的病人也站了起来,将剩下的苹果核也一同丢进嘴里,身后的九根红色小尾巴急速摆动着迅速缩小,蛇游着钻进了少年的白色牛仔裤袋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次开演唱会的时候,记得让保安把安全线外围设得宽一点,这样就不会再有歌迷轻易冲上舞台吻你,甚至……施暴了。”莫颜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陪同她那年轻的病人走到了诊疗室门口。

随着23楼的楼层指示灯亮起,金属电梯门“叮”一声左右划开,玻璃影壁上的蓝色大理石雕刻花纹像是幕布后的背景图案那样清晰地、一点点地展露出来,映衬着若隐若现的水晶字样——魅都心理咨询事务所。

年轻男子跨出电梯走至影壁前的接待台处,对接待台后那位正在认真整理病人档案的秘书小姐说道:“麻烦,我找莫医生。”

浑厚有力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在空荡荡的诊所内响起,助理兼接待的丁柔矜持地抬起视线,先是看了看那只出现在黑色大理石台面上的筋络分明的手,随即再将目光向上抬高30度,看见的却是一张和那只手极不相称的脸孔,所有由那漂亮修长手指带来的美丽幻想在这一瞬间坍塌毁灭。

——这个看不出具体年龄的男人下巴上还残留几天没刮的胡渣,头发凌乱地堆在脑袋上,刘海遮去了大半的眼睛,衣服看起来像是在十几年前的旧货市场里抢来的,说他是好不容易从古墓里爬来这里的丁柔也会相信。

但是……这个流浪汉是怎么从一楼大堂爬上二十三楼来的,每个月昂贵得不像话的物业管理费都用到哪里去了?因为这个流浪汉,丁柔对这栋伫立在繁华的市中心,号称甲级豪华办公楼的印象分一下子打了个对折,不,三折。

这位流浪汉却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丁柔那张变幻莫测的小圆脸上,而是正以和前台九十度垂直的角度,望向左手边接待区橘红色沙发上那个正在看《娱乐快报》的戴眼镜的男子。

似乎感应到流浪汉的目光,男子此刻也已经将报纸放了下来,那对漂亮的深蓝色瞳孔透着锐利迷人的光芒。

丁柔看了看沙发上的河村,又看了看眼前的流浪汉:所谓地与天,乌鸦与凤凰,泥鳅与神龙的对比效果也不过如此!

两个男人目光相交的瞬间,微不可察地擦出了些许火花。伴随着“噼啪”一声细微的类似爆米花爆炸的声音,那扇挂着诊疗室门牌的柚木门从里面打开了。河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重新挂起和善的微笑,望着戴棒球帽的少年道:“怎么样?”

“没事,只是需要安慰。”莫颜将腼腆害羞的少年推向他儒雅温和的经纪人。“不过他已经得到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我们还要赶去参加一个聚会,告辞了。”河村这样说着,已经迫不及待地按下了向下的电梯指示按钮。随着叮一声电梯门左右划开,二人迅速闪身进去。男子温和的笑容连同少年的腼腆羞涩渐渐消失在电梯的夹缝中,当然,还有那一丝不被莫颜察觉的电梯内外两个男人目光碰撞之间产生的火花。

莫颜终于可以稍稍舒一口气。一天之内连续八小时听了六个非人类病人的烦恼和牢骚,这让莫颜觉得自己和一个破旧的精神垃圾站没什么两样。但在此之前,她并不知道母亲从事的所谓心理医生的工作,原来是这样与众不同的。

“莫医生。”丁柔突然站了起来,喊住了正要推门进入办公室的莫颜。

“噢,差点忘了。今天是周末,你也有约会吧,那么早点下班吧。”莫颜推开门,还不忘记回头补充说:“记得替我谢谢你男朋友送来的苹果。”

“可是,莫医生,这位先生说要找您。”丁柔朝那流浪汉指了指,仿佛害怕被电击似的,飞快地缩回手指握成拳头,快步转身朝更衣室走去。

莫颜微微蹙眉,不自觉放松了加注在不锈钢门把手上的力量,自动门锁“咔”地重新弹了起来。这样一个高达一米八并且和环境极不协调的庞然大物杵在这里,她竟然都一点没察觉,警惕性真是太差了。

“……是今天新预约的病人么?”莫颜看向更衣室。

“我不是病人。”对方抢先答道。

不是病人?莫颜努力在大脑记忆库里搜寻和这个人有关的点滴线索,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然后是从第一个暗恋对象到在美国读书时候的研究生导师,最后是上个月来家里送水的小弟,甚至楼下年轻的管理员阿信……最终搜索结果显示:可参考线索为零。

就在莫颜上下左右的打量这位陌生来客的同时,对方也同样在仔细打量这个穿黑色套装、面孔端丽的年轻心理医生——当然,前提是他的头发没有完全把眼睛遮住的话。

“原来的那位莫医生……”

“她已经……不在这里了。半年前,由我继承了这间诊所。”她简洁明了,面无表情地说:“我是她女儿。”

流浪汉轻轻地“噢”了一声,同样听不出情绪地反问:“可以跟你谈谈么?”

虽然是问话,可是在莫颜作出应允以前,流浪汉已经推开门率先走进了办公室。

莫颜探身出来丢一句话给刚刚从更衣室出来的丁柔:“小柔,拜托你先别下班。”然后疾步跟了进去。

关上办公室的门,莫颜回到外厅的L型办公桌后坐下,双手相互交握着放在桌面上,十指紧扣,似是在极力掩饰内心的不安。

从第一眼开始,她就感觉到这个人与常人不同。虽然在她的这间诊所里,出现妖怪甚至魔物都是平常的事情——经营诊所的这半年,莫颜发觉“魅都”有百分之八十的病人都是非人类。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工作,因为无论妖兽还是人类,同样都要支付等额诊费。

但是这个人,既不是妖,也不是普通人。倘若一个普通的人气场像是一盆水,那么这个人的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寒潭。

“那个椅子换成皮的了?”似乎在自言自语一样,男子并不期待回答。

坐在桌对面的流浪汉环视这个内外两套间的小型诊所。从内诊疗室的270度全景玻璃上到刚刚被浩尔蹂躏过的那张安睡椅上,然后视线焦点从内间退了出来,顺着镂花玻璃的平滑门,门右两侧的翠绿小棕榈,一直到面前的大理石台面,最后终于注视到了坐在自己正对面的年轻女医生。

那样的眼神让莫颜以为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可是当他正视自己时,感觉又分明十分陌生。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么?”莫颜将身体微微前倾,尽量放松。

流浪汉静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问:“你真的是莫医生的女儿?”

莫颜并不打算回答,同时不大愉快地回瞪了那人一眼。

“我以为原来的莫医生还可能会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看不见他的眼睛,但莫颜还是感觉到一丝淡淡的哀愁。他从口袋里摸出银质烟盒,取出一根烟在手里摆弄了片刻,最终还是没有点燃。

“最近有遇到什么奇怪的病人么?”

他像是在问一个熟稔的朋友,但得到的回答却很冷淡。

“如果你也算在病人之列的话。”

虽然“奇怪”在这间诊所见怪不怪,但莫颜对这个冒昧邋遢且不懂礼貌的奇怪家伙感到有些不应该的厌烦。

非常奇怪的,那个家伙突然笑了一下。

“既然没什么特别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流浪汉起身走至门口,呼唤自己的同伴道:“阿彻,走了。”

原来和这个奇怪的流浪汉同行的,是一条狗,一条血统纯正的阿拉斯加雪橇犬。这使得他看起来更像个带着猎犬的猎人。是的,并非普通的猎人,而是属于那个庞大的神秘组织的一员,知道的人通常称他们为,猎魔人。

这只狗虽然外形看起来像是一只普通的雪橇犬,但是个头比普通的阿拉斯加犬大了一圈,而且还会用标准普通话和人类进行交谈。正如此刻,它正和莫颜亲切地打招呼:“你好,很高兴见到你,小妞。”

一般人也许会因此惊叫,可莫颜连惊叫都懒得。如果你每天都会在自己的衣柜、碗橱、浴缸甚至洗衣机里发现各种奇形怪状的、别人看不到的妖精魔物,那么一条会说话的狗对于你而言,一定就像是西郊动物园的长颈鹿一样亲切平常。

只不过,这让莫颜对这个初次蒙面的男人产生了一种不该有的强烈好奇心。

他一定会再来的。她肯定自己的预感。

等到她回神的时候那个宽阔高大的背影和他的爱犬已经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背着黑色提包准备下班的丁柔:“莫医生,我现在可以下班了吗?虽然还有一位预约的病人,可是他刚刚打电话来说准备改期。”丁柔低头翻着自己的记事本,认真地查找今日预约纪录:“好像是叫位叫李约克的新病人……”

“没关系,你可以下班了。”莫颜朝秘书微笑告别,转过脸看着台历上红色的数字,又是周末了。

猜你喜欢

  1. 神怪小说
  2. 未来小说
  3. 探险小说
  4. a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