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品牌网 > 武侠 > 江湖任我飘

更新时间:2020-06-03 11:14:58

江湖任我飘

江湖任我飘 佚名 著

连载中 乔染苏运辰 冶艳小说 神怪小说 娱乐圈小说 推理小说

男女主角是乔染苏运辰的小说叫做《江湖任我飘》,是作者佚名创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江湖乔帮主,人怂身手好。武林苏盟主,人贱套路多。废材帮主乔染为求振兴帮派,踏上争夺武林盟主之路,却被横空而出的苏运辰截了胡,那一截,她就被截了一辈子!

精彩章节试读:

一被绑架的乔帮主

乔染睁开眼,觉得脑仁有点疼。

周围漆黑一片,还能闻到一股牛粪似的气味,她刚想爬起身,竟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起来了,动弹不得。

眼前很黑,身下很凉。她动了动自己那许久未曾动过的脑子,半晌,才意识到自己被人绑架了。

身为堂堂朽木帮帮主,乔染自负天资聪颖,聪明绝顶,可帮中军师叶桓多次嫌弃她的智商,甚至为了给她多补补脑子,特命厨娘连着给她做了一个月的猪脑子。一个月后,叶桓抱着乔染,哭得泣不成声:“帮主,叶桓对不起你,没想到这一个月的猪脑子,竟当真把你补成了猪脑子。”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乔染现在是猪脑子还是鸡脑子,她都能想到将自己绑到这鬼地方的人是苏运辰。

说起苏运辰,乔染觉得很是扎心。

十日前,武林盟主林智广发英雄帖,扬言要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大夏武林盟初成立时,武林盟主之位还是能者上,但最近几年,武林盟主竟被默认成了世袭制。换句话说,近三百年内,武林盟主都姓林。谁料本届武林盟主因为年轻时放浪不羁,导致儿子太多。七个儿子为了能得到老爹的位置,日日打得不可开交,以每年死两个的速度,逐年递减到只剩下一人。

林智只得把这武林盟主的位置留给唯一活下来的儿子。谁料他这儿子太没出息,为了庆祝此事,竟在酒楼大宴三天,喝到酒精中毒,而后一命呜呼。

一个白发人送了七个黑发人的林智很是伤心,只得摆出相当大度的姿态,准备举办第十六届武林大会,把武林盟主的位置让出去。武林大会的请柬送到朽木帮时,身为帮主的乔染仔仔细细地读了一番,可惜文化水平太低,没看明白。

身为一帮之主却没文化,委实不是什么光鲜事。于是,她与帮中众人道:“这是江湖上最近比较流行的一种诈骗手段,大家不必理会。”

三日后,朽木帮内唯一有文化的叶桓归来,在扫地时无意间发现了这张请柬,他对乔染解释道:“这封请柬的意思就是让你去和人打架,打赢了,武林盟主的位置就是你的。”

乔染点了点头,没什么兴趣。

叶桓又道:“如果你能赢,大夏的厨子任你挑,洛城的美食你随便吃。就算是你想要吃岭南的荔枝,也有人快马帮你运回来。”

乔染当即打包行李,叫了一个识路的车夫,欲前往武林大会的举办地点——洛城。临行前,她对叶桓信誓旦旦,表明了自己要让“江湖第一废材帮派”的朽木帮成为“江湖第一大帮派”的决心。叶桓点了点头,很是欣慰,说道:“洛城岔路口太多,你别乱跑。洛城黑心商贩太多,你千万别乱吃东西。洛城是大夏的都城,规矩比官兵还多,你小心一些……”将所有他能想到的事情都交代一番后,叶桓叹了口气,“算了,我还是陪你去吧。”

于是,乔染便将朽木帮交到了帮中大小姐乔麦的手中,带着叶桓上路了。

确切地说,是叶桓带着她上路了。

乔染此人,貌美心善,花痴路痴,样样全占。她每次出门时,身上都要带几个信号弹,若是迷路了,就放一个,叶桓自会派人去接她。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万无一失的方法……

曾有一次她在自家后山拉响了信号弹,帮中众人只当她是将信号弹当烟花玩了,却不料她是真的迷路了……后山与朽木帮,不过三百米的路程,乔染生生丢了三天。

自那以后,无论乔染要做什么,叶桓都陪着,逛街吃饭、喝酒赏花,他默默跟在乔染身后,笑意温婉,一言不发。

叶桓生得极美,魅惑妖冶,倾国倾城,微微一笑,便令人心驰神往。带着这样的美人出门实在抢眼,沿途围过来的女孩儿将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嗅着她们身上的脂粉香气,乔染很是头疼。于是,她强迫叶桓再陪自己出门时,要穿女装,谁料路又被男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乔染明白了一个道理:“佛要金装人要衣装”这句话只是针对丑人来讲的,似叶桓这般模样,便是做了乞丐,那也会美得让人心疼。

前往洛城的路上,马车走的都是羊肠小道,道路崎岖,颠簸得乔染下车吐了两三次,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可每每回到车上时,她便会重新抱起那个装满糕点的食盒,就像捧起了自己的命。叶桓叹了口气,伸手抢过了她的食盒:“下车再吃。”

“再给我吃一口……”

话还没说完,拉车的马突然狂躁起来。叶桓眉心紧皱,不着痕迹地将乔染护在身后。

那匹马从发狂到被制服,用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就在这一盏茶的风起云涌间,乔染云淡风轻地吃完了所有的糕点。

“砰砰砰”,有人疯狂地敲着车窗。

她将车窗打开,敲窗的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模样虽不似叶桓那般倾国倾城,美得雌雄难辨,但美得单纯,美得良善,当真是美得出淤泥而不染。乔染在心中感叹:好一朵小白莲。如今,这小白莲满脸是血,浑身是伤,显然是遭人欺负,受了重伤。为此,乔染很是心疼。她温柔亲切地问道:“公子,可是受伤了?”

少年长长喘着气,病比西子娇三分。乔染看得愈加心疼,干脆下了车,谁知少年突然举起食指,对着乔染“你你你……”地喊了半天。

“我在那边睡觉,你的马车冲着我就跑来了,如果不是我跑得快,只怕已经被你的马踩死了。”

不知是少年说得不够清楚,还是她的理解能力着实可怜。总而言之,她思考了好久,才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弄伤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她乔染。

在马路中间睡觉,乔染断定他一定是个碰瓷的。长得这么好看,还要碰瓷,乔染觉得他家里一定很缺钱。老天竟给一个美少年这样坎坷的命运,乔染顿时爱心泛滥,决定就算是被碰瓷也没关系,于是说道:“你要多少银子,我给你便是。”

少年冷笑一声:“你看小爷像是缺银子的人吗?”

衣衫褴褛,灰头土脸,哪里都像。

“公子。”马车内的叶桓掀起帘幔,笑得端庄,“我瞧你这一身伤,与其说是被马车撞的,倒不如说更像是剑伤。”

少年愣怔地看着叶桓,而后小脸一红,羞答答地问乔染道:“车上这位,可是你姐姐?”

乔染听闻此言,忍不住一声冷笑,转身回到车上,对车夫命令道:“阿三,我们走。”

那少年未料她翻脸竟如此之快,赶紧出手拼了命地把乔染拖下了马车:“你不能走,你把我撞成这样,你得对我负责。”

他泪光闪闪的双眼如小鹿一般清澈,再配上这一身的伤……可再一想到他敢打叶桓的主意,乔染便意志坚定地甩开他的手,指着叶桓道:“睁大你的眼睛,给我好好看清楚他的喉结!”

少年这才知道面前这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原来竟是个男儿身。他手脚并用地爬上马车,彬彬有礼地对叶桓说道:“怪在下眼拙,不过,不管你们去哪儿,可否捎我一程?”

叶桓点了点头:“洛城,倚剑山庄,武林大会……我想我们应该是顺路的。”

“我们的确顺路。”少年笑了笑,露出梨涡浅浅,“在下苏运辰,公子名唤叶桓?”

“是。”叶桓淡淡一笑,“还请苏少堡主好好休息。”

乔染凑到叶桓身边,压低声音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也要去武林大会?”

“随便猜一猜罢了。”

“为什么要让他上车?”

“为了你。”叶桓挑起眉梢,凤眸闪过淡淡的笑意,“阿染你不是最喜欢这种眉眼干净生有梨涡的少年吗?看你这般不情愿,可是最近换了口味,喜欢了我?”他凑近她,压低声音,轻轻耳语,“若你喜欢,我们现在就可以成亲的。”

乔染怔了怔,觉得自己脑子里炸开了一锅爆米花。

叶桓挑起嘴角,乔染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耍了。他转而看向苏运辰:“苏家堡堡主苏昊虽一贯自诩江湖人,可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发展商业,今日怎舍得让少堡主去参加武林大会?”

“家父最近在做刀剑生意,可苦于没有打开市场。我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推销苏家堡打造的兵器。”他看着乔染,神情很是不屑,“我对和这种女人争夺什么武林盟主的位置,没什么兴趣。”

被叫作“这种女人”,乔染很是生气,正待她想要既还口又还手时,被叶桓拦住了。他问苏运辰:“你怎知要参加武林大会的人是她,而不是我?”

“看长相。”

叶桓点了点头,觉得此言有理。

洛城是大夏的都城,代表着大夏的繁荣。

五十年前,凉王亲访洛城,被此间繁荣震惊。归国以后,他日日都拿洛城与自家平都进行对比:人家是高屋建瓴,他那是山野陋巷;人家的宫殿金碧辉煌,他那帐篷每逢下雨便有长蘑菇的奇特景象;人家的美人面若桃花、眸若秋水,他大凉的女人在草场上个个都是英姿飒爽,脱去棉衣露出的腰身各个都壮如水缸。

凉王内心很是悲凉。

只是这样倒也罢了,问题是大夏皇帝还处处挑衅。逢年过节,便会差人送来贺礼,什么西海的美玉东海的明琅。这些东西,凉王见都没见过,可为了面子,他却不得不装出一副什么都见过的样子。

“这些东西在我大凉,只配装在马桶上。”

事后,大凉的工匠将这些东西装在了凉王的饭碗与脸盆上——这是艺术与奢靡相结合,极具有民族风情,得到了当朝臣子的一致好评。

凉王为了面子,装得很不容易。他的妃子却不争气,为了争夺一块和田玉而大打出手。不过一周的时间,这事便经由大夏传遍了大江南北,害得凉王彻底没了面子。

为了找回面子的凉王率兵攻入大夏。一路过关斩将,连下三城,谁料凉军在打入谷阳城时突然水土不服,集体坏了肚子,只得撤军。不但未带回去一砖一瓦,还被夏军追的丢盔卸甲,险些被人抄了家。

所以,战争的结果便是洛城还是大夏的都城,一片繁华。

乔染一众到达倚剑山庄时,已是夕阳西下,山庄门前排了好长的队,大抵都是赶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人士。有门童过来收了乔染的请柬,客客气气地说:“请乔帮主再等一下。”而后,他接过苏运辰的请柬,眸中瞬间溢满欣喜与崇敬,他对苏运辰深施一礼,毕恭毕敬道:“苏少堡主,请随我来。盟主吩咐,您可先行挑选客房。”

面对如此泯灭人性的差别待遇,乔染很有帮主风范的保持着微笑。谁料苏运辰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原本清澈的双眸满是高傲与不屑,像极了草原上奔跑着的……白眼狼。

为了配合苏运辰的这个眼神,乔染很有帮主威仪地翻了个白眼。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叶桓凤眸微挑:“你在骂谁?”

“这倚剑山庄的庄主,即将不是武林盟主的武林盟主——林智。”

“咱们朽木帮被称为‘江湖第一废材帮派’,他还记得给你写请柬,倒也算是武林盟的文官们心细如发尽职尽责。”叶桓打开折扇,轻轻摇着,“其实,被这般对待你也没什么不满的。我记得你师父还是帮主时,似乎连倚剑山庄的门都没进来过。”

乔染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老头儿告诉我,他和那个什么灵芝是好朋友。”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刚刚那个门童为什么要对苏运辰那么客气?”

叶桓懒懒地笑道:“苏家堡虽成立不足十年,却是个财大气粗的典范。堡主苏昊为人仗义,从不吝惜钱财,因此在江湖上声望甚高。他的儿子顶着苏家堡的名字而来,江湖中人自然要卖他几分薄面。”

乔染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所以你才同意让他上车?”

“不然呢?”叶桓笑意温和,“明明知道你喜欢那种类型,我却故意让他上车……你觉得我是那么大度的人吗?”

乔染抬头看天,低头看地,就是不肯看叶桓。

大概十五个月以前,乔染在山上采药时捡到了身受重伤的叶桓。

叶桓伤好后为报乔染的救命之恩,便留了下来。他成了朽木帮的军师,成了乔染的脑子,成了乔染的出门必需品。在帮中所有姑娘都在心碎的等待他成为帮主相公的日日夜夜里,乔染却是对他没有非分之想。面对这样一个男人自己都不动心,乔染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了。

再后来,她发现自己对叶桓不动心只是单纯的因为嫉妒——叶桓实在太好看了,和他在一起很容易让人自卑。

思虑间,终于有人将他们迎进了山庄的大门。门童客客气气地将二人引到一处小得可怜的客房,微笑道:“隔壁便是苏公子所住的画梅园,我们已为苏公子备下茶水与糕点。二位若是无聊,可到画梅园中与苏公子小聚一番。”

面对“苏公子有糕点,她乔帮主却没有”这样的差别待遇,乔染内心极为不忿。为表帮主气概,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拍碎了身边的一块青石板。

门童有些害怕:“姑娘,我可有什么招惹了你的地方?”

叶桓微微一笑:“我们帮主想来是肚子饿了,她在饿肚子时,丧尽天良的事当真做过不少。”

月上柳梢头。

乔染百无聊赖地躺在屋顶上,赏着月色,晚风拂过,扫开春日的困顿。她觉得自己很是空虚,需要追求点什么,比如炭烧猪蹄,比如蒜蓉羊排,还应再配一壶好酒……

倚剑山庄很大,于屋顶俯瞰,处处红砖绿瓦,委实气派非凡。由于武林大会的原因,这里的屋子被来客们住满了,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客人们大都未睡,正聚在烛火旁讨论八卦。乔染仗着自己听力好,竖起耳朵细细听起来。

江湖侠客们在探讨武林大会的情势走向,并将有望夺冠之人分析得很是透彻。可聊着聊着,这些人便转了话题,开始研究各位女掌门的身材与相貌,从峨眉师太到华山派小师妹,乔染竟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虽说朽木帮被称为‘江湖第一废材帮派’,可他们的帮主倒真真是好相貌。”

乔染听了,很是开心。

“乔帮主虽生得貌美,站在她那谋士的身边,却显得姿色平平。”

乔染听了……决定不再听了。

身边突然传来脚步声,她转头一看,警惕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一早就听你嚷嚷着想喝酒,便来给你送一壶。”苏运辰将手里的酒扔给她,“就当谢谢你捎我一程。”

他换了这两日赶路时那身满是破洞的血衣,走回了自己翩翩少侠的路线。看得乔染老脸一红,她当即别过头去,嗔道:“让你上车的是叶桓,不是我。”

苏运辰坐到乔染身边,伸手指向一扇灯火通明的窗,笑问:“你能听清那屋内之人在说什么吗?”

乔染竖起耳朵,听了听,而后,嗤之以鼻道:“屋里有两个姑娘,在夸你英姿飒爽。”

“这么远的距离,你都能听得如此清楚。那日在马车中,你与叶桓的对话,我又怎会未听清?”他凑近她,笑着露出浅浅梨涡,“叶桓说,你就喜欢我这种眉眼干净生有酒窝的。”

乔染的脸又一红。

“可我不喜欢你这种……女人该有的你除了头发便一样都没有。长得丑,心也狠,谁若娶了你,必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孽。”

乔染觉得自己的脸都黑了,夜色下,她尽量保持冷静:“我惹你了?”

“那天你的马弄脏了我的衣服。”苏运辰一本正经地说道,“一件衣服,我倒是不在乎,可你害得我必须穿那么脏的衣服长达两天,这个仇,我必须报。”

洁……洁癖?

乔染蒙了,第一次见到活的洁癖,她觉得很新鲜,于是她喝了口酒,掏出帕子,然后将酒喷到帕子上,丢向了苏运辰。苏运辰急忙躲闪,可是没有躲开。于是他黑了脸,伸手指向乔染,“你你你……”地叫了半天。

此情此景,乔染觉得很是熟悉。

武林大会召开第一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

评委由少林方丈、武当掌门这些实实在在的大人物担任。依照抽签的顺序,乔染的对手是华山派掌门。主持人介绍华山派掌门时,说的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出类拔萃、罕有敌手、神功盖世、一代宗师、华山派掌门人陆凡”,而对乔染的介绍是“朽木帮新任帮主乔染”。乔染在看到该掌门的秃顶与那细小的眉眼时,便失了与他打架的兴致,想弃权跑去吃饭……可听了这番介绍后,她觉得想要在自己的名字前加上“温柔细腻、妩媚多情、倾国倾城”等溢赞之词,于是,她对这场比试又提起了兴致。

华山掌门说:“姑娘先请。”

乔染点了点头,也没听出对方的客气之意,拎着还没出鞘的剑便劈了过去。华山掌门为了显示自己的大侠风度,只是轻轻提剑格挡,似是想追求一种对方疯狂进攻他仍云淡风轻的场面效果,谁料他的剑竟被乔染轻易地砸脱了手。

紧接着,乔染一个飞踢便把他踢下了台。

乔帮主挑起眉梢,神色傲娇地说:“陆掌门,承让了。”

台上五位评审齐齐咋舌,相继感叹“自古英雄出少年”。主持人更是激动,嗷嗷呐喊“温柔细腻、妩媚多情、倾国倾城的朽木帮新任帮主乔染当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效果如同预期,乔染甚是欣慰。

在欢呼声中,她扛剑下了台,正巧撞见了苏运辰。

苏运辰看着她,柔声笑问:“晚饭想吃什么?”

“馄饨、饺子、板鸭、韭菜盒子……”乔染住了嘴,戒备地看着他,“你要做什么?”

苏运辰继续笑着,满是讨好:“你功夫这么高,看来是武林盟主的热门人选。我对武林盟主没什么兴趣,我只是单纯地想讨好未来的武林盟主,好让我有机会扩大苏家堡兵器生意的市场。”

乔染忍不住干笑:“我就是个后辈,没什么本事,当不了盟主的……”

“其实苏某只是想为那日的无理向姑娘赔罪。”他俯身施礼,模样极为虔诚,“原想着你长得这般好看,性子却那般急躁实在可惜。今日看到你在台上英姿飒爽的模样,我才意识到是以貌取人的我见识浅薄。”

乔染皱眉,觉得这人不是苏运辰。

听说这世上有一种名唤“双重人格”俗称“鬼上身”的病,患此病者,明明只有一副身体,体内却住了两个人。乔染心下将今日苏运辰的微笑与那日苏运辰的小肚鸡肠比较,思之又思,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是靠谱。

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种病,真是浪费了他那张好看的脸。对此深表同情的乔染默默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邀约。

随后,她看到苏运辰嘴角挑起一抹极为清纯的笑意,吓得她汗毛倒竖,流了一脖子的冷汗。

当晚,苏运辰请乔染吃了一顿糖醋排骨,很合乔染的胃口,于是他们成了朋友。

再想他性情大变,是在那日她拿被喷了酒的帕子砸了他之后,她便觉得是自己过分的行为让他犯了病,所以才会变得这般温柔良善。于是,乔染以一颗助人为乐的心,日日对苏运辰嘘寒问暖,只怕一个不小心,便打开了某个开关,再把那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男人召唤出来。

武林大会举办了五天,乔染一路晋级。她拳打各派弟子,脚踹各路掌门,当真是让自己与朽木帮大火了一把。大会主持人在介绍她时,前缀已经变成“温柔细腻、妩媚多情、倾国倾城、出类拔萃、罕有敌手、神功盖世、一代宗师堂堂朽木帮帮主乔染乔姑娘”。

鼎鼎大名的《江湖周报》开始连载乔染的传奇故事,言其自幼习武,天资聪颖,其中言语,分明已把乔染当作未来的武林盟主了。乔染无意间翻阅,为其报社职员的文笔震惊。当她读到那段“自幼师承无上尊者乔朽老人……乔朽何许人也,昔日孤身一人,便击退魔教妖人三百余里……”后,内心莫名翻滚出一阵恶心感。

她师父,乔朽,是个活得放纵又肆意的老头儿,连他的亲生女儿乔麦对他都甚是嫌弃,因此不肯继承他的帮派,才致乔染成了朽木帮的帮主。

乔染觉得,她这个帮主和那些被抓去挖运河的壮丁差不了太多。

叶桓在一旁掩嘴而笑:“回去后,你师父一定会教育你说,他想活的低调内敛,不想如此张扬。”

“是的,我想他到时一定会笑得很贱。”乔染揉了揉自己不怎么好使的脑袋,“我怎么觉得,这武林盟主的位置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莫不是我争了一个假的武林盟主?”

不,你想象中的那个武林盟主,才是假的。

乔麦传来书信,说帮中出了事,想让叶桓回去解决。虽然乔染不太明白为何帮中有事找的不是她这个帮主却要找叶桓,但她还是很大度地让叶桓回去了。叶桓对她很不放心,临行前仔细交代了一番:“无论明日结果如何,你都不要随意走动,等我回来接你。”

“放心吧,我丢不了。”

叶桓叹了口气:“你若是丢在大夏也就算了,若你丢到大凉去,让我如何寻你?”

叶桓走后没多久,苏运辰便敲响了她的房门,说:“明日便是大会的最后一日了,你的对手是我。我怕会影响了你我之间的友谊,便想请你吃顿饭,无论谁输谁赢,我们都还是朋友。”

于是,便发生了乔染被绑架的那一幕。

乔染觉得苏运辰委实是个人才,武林盟主这个胡他截得甚是漂亮。这货不是什么双重人格,是货真价实的缺德,竟然为了区区一个武林盟主之位,使出这种下三烂的手段,乔染在心中表达了对他的不屑,她默默骂了苏运辰的祖宗十八代,而后才想起当务之急是要离开这里。

周遭很黑,她什么也看不见,看来此处只有她一人。

她缓缓闭上眼,仔细聆听,终于,她听到了自己想听的回应。她慌忙在心底默问:“你可听到我的声音?”

它轻声应了,声音怯怯。

乔染心中窃喜,忙在心中道:“快来帮我把绳子割开。”

片刻沉默后,有一匕首凌空而来。它在黑暗中闪过一道寒光,飞快割断乔染身上的绳子。而后,那匕首稳稳落入她的掌心里,像一个乖巧的孩子。她低声默问:“此处可还有别人?”

匕首点了点头,表示门外有守卫。

乔染挑起嘴角,露出一抹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的笑,说道:“你是否也很久没有饮过人血了?”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神怪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推理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