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品牌网 > 现情 > 一胎三宝:傲娇爹地宠上瘾

更新时间:2020-07-30 09:51:23

一胎三宝:傲娇爹地宠上瘾

一胎三宝:傲娇爹地宠上瘾 顾越 著

连载中 梁曦月权云哲 虐恋情深小说 婚姻爱情小说 军婚小说 召唤小说

《一胎三宝:傲娇爹地宠上瘾》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梁曦月权云哲,是顾越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已上架万读小说。全文讲述了她被他捉奸在床,看着身边陌生男人只剩惊愕,想解释却造到他凶狠对待。事后听说他要订婚,直接逃之夭夭。六年后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回国就被他强行扛回家!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无可忍爆发,“权云哲,我不当小三!”他掏出红色小本本,把她圈在怀里霸道说,“从出生你就是我的,你只能是我老婆。”当年的陷害如抽茧剥丝,一切真相大白,原来他才是感情陷得最深,一直把她当成心尖宝宠爱。

精彩章节试读:

砰……!

关紧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梁曦月,你怎么能和我哥开房!”

柔美的声音掩饰不住幸灾乐祸响起。

“我没有开房……”头痛欲裂的梁曦月几乎下意识说,昏沉睁开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权云哲和宋馨萱。

一瞬清醒大半,她男朋友权云哲怎么来了。

权云哲面无表情看着梁曦月,此时俊美的神色只剩下滔天的怒意,

站在权云哲身后的宋馨萱嘲讽笑了,“你没有和我哥开房,躺在你身边的男人是谁?梁曦月,你怎么撒谎都不说实话。”

梁曦月心头微怒,余光直接落在床边,脸上的温度跟着凝固下来。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会有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她旁边,梁曦月面色煞白,慌乱看向权云哲,“权云哲,不是这样的,他是谁我都不认识……”

权云哲俊脸阴沉的吓人,看着梁曦月眸子有愤怒失望,更多是恨意。

恨不得把梁曦月活活掐死。

梁曦月彻底懵了,努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不等着想清楚就被结实有力的臂弯抱起来。

望着近在咫尺的权云哲,梁曦月心跳的飞快几乎冷静不下来,“你相信我,我没有。”

解释的话还没说完,躺在床上的男人就被权云哲一脚踹下去。

浑身***的男人活生生痛醒,一睁开眼就看见门口的满脸不甘心的宋馨萱,“……妹妹?”

宋馨萱看着权云哲抱着梁曦月,心里堵着一团火,“哥,你为什么和梁曦月开房,你明明知道梁曦月和云哲哥真在交往。”

宋书海愣了片刻,反应过来看见表情吓人的权云哲,虽然犹豫但是铿锵有力道,“对不起权少,我是真的喜欢梁曦月,我会对她负责的,我会娶她,求你成全我们、啊!”

权云哲一脚踹在宋书海脸上,薄唇轻启,阴狠沉戾,“给我滚!”

“权,权少……”

“滚!”

低沉沙哑的一个字带着不容违背的命令,宋书海头皮发麻,又忍不住看着呆若木鸡的梁曦月,“月月,昨晚是我最开心的一晚。”

梁曦月浑身发冷,紧紧攥住拳头半天没有回过神。

宋书海望着表情要杀人的权云哲,再也控制不住恐惧,甚至衣服都顾不上穿,连忙从房间跑出去。

宋馨萱接触到权云哲视线,不服气退出去。

门砰的一声关上。

梁曦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权云哲重重扔在床上。

“梁曦月,没想到你这么贱。”

权云哲眼底森寒,狠不得把梁曦月整个人生吞,面无表情质问,“为什么和宋书海开房。”

凌乱的房间,空气都残留麝香味道,两个人又躺在一张床上,是个傻子都该清楚昨晚发生什么。

“我不知道,我明明就不认识他!”梁曦月语气颤抖,终于慌了。

昨晚是她十八岁生日,她和一群伙伴喝不少酒,散场后她让司机送她回家,那为什么会在这里?

后面到底发生什么,她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

下套?

是不是下套,她怎么可能和宋馨萱的哥哥宋书海开房?!

权云哲注视走神的梁曦月,一把抓住梁曦月消瘦肩膀。

“你是我的女朋友,为什么和别人开房。”

梁曦月心尖颤抖,望着大发雷霆情绪失控的权云哲,还是第一次看见权云哲发脾气。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梁曦月慌乱无助,大脑还是一片空白,零零散散的回忆根本抓不住。

权云哲怒火中烧,看着梁曦月茫然无知样子,一把扯下盖在梁曦月身上的被子,素来冷漠的神情此时有些扭曲,“这就是你说的不知道,你贱不贱。”

白皙的身子青青紫紫,可见昨晚有多热情。

权云哲眼珠子猩红,“我可以纵容你不听话,你怎么敢上其他男人的床!”

梁曦月看着权云哲滔天怒火,又惊又怕,“不是这样的,权云哲你相信我,我真的……”

“闭嘴!”权云哲所有绅士风度消失干净,森寒看着梁曦月。

她怎么能和宋书海睡觉,他的女孩怎敢做出这种事!

这身吻痕越看越刺眼只觉得嘲讽,权云哲眼底阴鸷,大手猛地掰开梁曦月大腿。

梁曦月脸色大变,双手推搡着权云哲肩膀,像是知道权云哲要干什么,剧烈挣扎起来,“你要干什么!你不能这样对我。”

啪——

一巴掌狠狠打在梁曦月脸上,像是带着回音。

梁曦月错楞看着权云哲,像是从来不认识他一样,权云哲舍得打她……

“真脏,你就是这么让我相信你的。”权云哲咬牙切齿说,狠不得把梁曦月掐死。

梁曦月心里堵的难受,下意识摇头反驳,却顺着权云哲视线看清身下一片干涸的血迹。

小脸温度全消,溃不成军哑声呢喃,“不、不会的。”为什么床上会有落红。

她真的和宋书海那个了?

可她下半身明明不痛的……

梁曦月听着皮带打开声音,来不及思考从慌乱中清醒。

“权云哲,你不能这样对我、啊。”一声惨叫从嘴里溢出来,梁曦月双手被权云哲扼制头顶,浑身痛的蜷缩起来。

剧痛从四肢蔓延,和刚才的疼痛根本没办法比较。

梁曦月望着发疯的权云哲,痛苦蜷缩求饶,“你停下,你先停下来,我求求你,停下!”

权云哲看着满脸哀求的梁曦月,望着碍眼的吻痕温情彻底消失,只剩下粗暴和凶狠。

完全占有她,让那些碍眼的吻痕通通消失!

梁曦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昏迷,等着再次睁开眼。外面的天气已经黑下来,床上只剩下她。

浑身痛的难受,尤其是心。梁曦月攥紧盖在身上的被子,只感觉呼吸都困难,一双眼眶红的吓人。

昨晚喝醉明明让司机送她回家,为什么她和宋书海会在酒店,又是谁告诉权云哲第二天抓奸。

宋馨萱在里面又是什么角色?

那片落红……

梁曦月心底又酸又涩,在权云哲眼里她已经成宋书海的女人,那片落红就是最好的证据。至于第二次流血,不过是因为权云哲生气太粗暴。

最起码权云哲就是这么想的,否则不会把她单独留在这里。

门外,敲门声剧烈响起来。

“快点开门!”

猜你喜欢

  1. 虐恋情深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军婚小说
  4. 召唤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